• 当前位置:
  • 主页 > 教育培训CCDT > 老年教育 >
  • “一床难求”与“空床较多”并存 养老事业需明确定位

    时间:2017-07-31 11:0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7月13日,民政部社会福利中心党委书记、副主任甄炳亮在北京表示,我国养老事业取得了一定进步,但仍然存在不足,需要在服务的对象、内涵、途径以及政府定位等方面加以明确。
     
      千人平均床位增长七成
     
      近年来,我国养老事业取得了一定进步。中国民政部统计显示,“十二五”时期,我国养老床位数约有669.8万张,平均每千名老人拥有床位30.3张,比“十一五”末增长70.2%。“十三五”期间,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数要达到35-40张,其中护理型床位比例不低于30%。
     
      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培安曾于2017年4月称,不完全统计显示,“全国开设老年病科的二级以上医院有3179家,占二级以上医院的40%左右;医养结合机构共有5570家,其中纳入医保定点的医养结合机构有2117家,占比为38.01%”。
     
      取得进步的同时,我国人口老龄化进程日益加剧,给养老事业带来了挑战。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3亿,占总人口的16.7%,65岁及以上人口达1.5亿,占总人口的10.8%。近年来,慢性病患病率高成为影响老年人群健康的主要问题。
     
      “一床难求”与“空床较多”并存
     
      甄炳亮表示,我国养老机构临诸多挑战。
     
      养老机构面向失能失智老人的医护康复服务功能较弱,而在另一方面,面向生活能自理老人的机构,床位较多,由此出现床位“一床难求”和“空床较多”并存的现象。“‘十二五’期间,政府和社会投入巨大,但是,有些家庭因为有失智失能老人,面临着养老困难的挑战,其养老服务保障的问题依然有待解决。”甄炳亮说。
     
      数据显示,我国各级医疗机构都推出了医养结合服务,但甄炳亮对此并不乐观。
     
      全国约有40%的二级以上医院开展养老服务。不过,甄炳亮表示,三级医院普通病患较多,无力开展养老服务。
     
      另外,一些民办养老机构——护理院、精神病院、社区医院和厂矿医院等——则不能享受政府对社会办养老机构给予的一次性建设补贴和日常运营补贴。据《经济导报》报道,公办养老机构享有财政补贴,具备一定优势。以山东为例,全失能老人入住民办养老机构,每月需缴费6000至8000元,而公办机构只需2000至3000元,成为公私两界“冰火两重天”的一大原因。
     
      大医院和私立机构面临挑战,基层公立机构也有困难。甄炳亮认为,在乡镇卫生院层面,因为受到全额预算单位经营收支制度的制约,所以人们对创办医养结合实体积极性不高。到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护人员则面临着基本公共卫生和分级诊疗等方面的巨大压力,为老人开展上门服务的难度较大。
     
      资源浪费与人才缺乏
     
      和养老机构一样,我国的养老服务也存在问题。
     
      甄炳亮表示,有的组织申请举办内设医疗机构,但是由于人力财力的限制,往往达不到卫计委有关医务室、护理员的设置标准。“同时,对养老机构的服务对象来说,他们并没有那么多需求,所以护理院要求的医护人员比例和设施也是浪费。”甄炳亮说。
     
      2014年,国家卫计委公布《养老机构医务室基本标准(试行)》和《养老机构护理站基本标准(试行)》,要求养老机构医务室至少有1名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的执业医师,至少有1名注册护士,而养老机构护理站要求至少有2名具有初级护师以上职称的注册护士,其中有1名具有主管护师以上职称。
     
      存在“浪费”风险的同时,养老机构也面临招人难的囧境。甄炳亮表示,因为待遇和发展晋升空间有限,养老机构缺乏医护人才。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不少民办养老机构的护理人员和老人数量比约为1:5。护理人员供不应求,工作压力大,存在“三班倒”、“睡在老人床位边上”的现象。
     
      养老事业需明确定位
     
      “养老服务绝不等同于基本养老服务,”甄炳亮说。基本养老服务的对象、内涵和途径都要有明确的定位。
     
      在甄炳亮看来,基本养老服务的对象是失能失智的老年人,而‘基本养老服务’就是长期照护服务。
     
      全国老龄办2016年统计发现,全国失能半失能老人约有4063万,而专家估计,其中重度失能失智老人数量在1000万左右。
     
      这些失能失智的老人,“是养老服务的‘刚需’,他们需要的基本养老服务应该由政府负责,而在养老事业中,政府职能定位也必须定位明确。
     
      首先,政府要兜底“刚需”人群,还要标准化,界定筛选服务对象。甄炳亮认为,老人是否需要基本养老服务,应该完全取决于身体是否失智失能及其等级,与经济和身份状况无关,将来更要打破年龄的界限。为了做到这一点,政府需要拿出资金支持和对应设施,保障基本养老服务。
     
      其次,政府应该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把名目繁多的各类养老服务和模式交给社会,让民间资本投资发展,服务老人。政府需要做的,就是在规则和待遇上保障公平。
     
      最后,政府要起到监管职责。有关部门需要把握事前、事中、事后的各项监管事宜,对欺老虐老、欺骗欺诈等违规行为,一定要严厉查处。
     
      我国养老事业涉及养老、医养结合和长期护理等方方面面。我国老龄化进程势不可挡,国家对养老问题极为关注,多部门曾发布过指导性文件,我国养老事业也取得了一定的进步。
     
      不过,养老事业,无论在机构还是服务上,都面临不小的挑战。来自不同层级的公立或私立的养老、医疗机构都或多或少地面临困难。对此,甄炳亮坦言,我国养老服务的对象、方式都要明确定位。政府则应该兜底“刚需”,鼓励多元发展,同时加强监管,打击可能出现的违法违规现象。
     
      甄炳亮7月13日出席“医养结合能建设研讨会暨规范化能力建设推进会”,并作出上述表态。本次会议由国家卫计委能力建设和继续教育中心主办。
    (责任编辑:admin)